北京的初秋,太阳落山后的风里藏着寒意,坐在一座被风化的敌楼边缘,想今月曾经照古人,望着长城外绵延不绝的的山川,当年在这儿镇守的人是多么孤寂啊?

评论
热度(1)

© 午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