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从没看到过一张照片能拍出午门给人的震撼

样式雷在帮朱棣修故宫时,一定认认真真的设计过光线

喜欢独自在故宫里找那些总被游人错过的角落,喜欢故宫里的门、喜欢透过这些门看各座宫殿。

拍姑娘和拍风景的最大区别是:风景根本不在意你拍的好不好

位置、光线构图我都选好了,但我只让我心里面庞如花、穿花裙子的姑娘坐在画面里

北京的初秋,太阳落山后的风里藏着寒意,坐在一座被风化的敌楼边缘,想今月曾经照古人,望着长城外绵延不绝的的山川,当年在这儿镇守的人是多么孤寂啊?

模仿的莫兰蒂色系

期待大雪时再拍这个角度的午门

太和殿的屋檐

拍完深秋的潭柘寺,开始期待大雪封山的时候,当我想到这里突然唱起了宋冬野的《鸽子》……意识流的一天…

1 / 17

© 午安 | Powered by LOFTER